关于召开中国地方志学会方志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的预通知
关于对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的通报表扬
关于印发《中国名酒志文化工程实施方案》的通知
关于征集方志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的通知
关于举办全市名镇名村志工作推进会暨编纂业务培训会的通知
更多>>>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文化

        河北大街历史地缘文化与市井风物

           (曹树春  崔文林)

    河北大街地处淮安千年古镇河下的北首,因位于老盐河北而得名。这条老街南与河下街道连接贯通,北与市开发区徐杨乡严李村接壤,是旧时老淮安北乡人南进淮城,上河下镇;西去板闸,到清江浦的必经之道。
    正因为地处城乡结合部,交通要道的独特地理位置,孕育岀了许多独特的历史遗风遗迹和市井文化。
    河北镇 三角城
    河北大街古称河北镇,宋元时期“三角故城”所在地。早先坊间有称此地为“北国幽州城”之说,并有六郎庙佐证,但讫今尚未查出更多实据。有史文记载,“明代为护盐业在原城基址上修葺了城墙,筑有东西南北四座城门。道光癸卯年间,郡城大修借用了此城不少墙砖而废了城圈”。虽渐剩下了南北东西几条街巷,但旧城池的轮廓和规模仍清晰可觅。
    一条主街道贯穿南北,南过小南门口,沿河北南大街连接河下街程公桥,北沿大市口、小市口、乱石街、广济桥至北头集,素有“十里长街”之称。沿南北主街道横跨东西二条街巷,向东沿陆三巷、菜籽街、一路经阴阳桥至城隍庙,一路经牌楼口至礼字坝;向西过嵇桥西街和光明街,经西里大冲桥到吕庄,后又开通了二条东西走向的路道,形成了一纵四横的主街道架构,方圆十几平方公里。 古设东里、西里二个小镇,现隶属于紫籐树、城郊、河北三个村(居委会)。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城郊村农民在于小南门口向西同一轴线百余米处开挖团结渠;紫籐树村农民在阴阴桥附近整修农田,都曾挖到了老城墙根,撬出了不少老城墙砖。后来,修建环城路,将程公桥向北至小南门口的河北南大街隔断成了两截街道。三十多年来,随着城乡建设发展,老街原先的地形地貌发生了很大变化。眼下,东里牌楼口、南门口凉亭子、闸口桥、北头集;西里澡堂子、大冲王庄、吕庄等已逐渐从地标群中上消失了。
    程公桥 石板街
    上世纪六十年代,河北街南端有座程公桥,把河下街与河北街连接起来。河下街与河北街中间隔着一道私河,河南岸是河下,河北岸为河北。多少年前,两岸往来仅靠小船摆渡而行。
    传说程公家住在河北。一天,程公的媳妇上河下街,到了私河边过摆渡时,被人挡在一边不让上,只好悻然回家了。程公为此记恨在心,日后发迹做官后,专门用运盐的官船从江南运来了麻石条块,在私河渡口建上了石拱桥,桥高上下108级台阶,拱挢两边栏杆上用白矾石各刻了一条水龙和一条火龙,后人取名程公桥。石桥建好后,程公又用麻石条块,在程公桥向北的河北街上铺设了石板街道。条石块铺到小市口街上用完了,只好用零零碎碎的小石块铺街道了。所以,此后从小市口向北和向西二段街道叫乱石街。
    五十多年前,在小南门口街道上还有一座凉亭,亭内摆有木条凳,供南来北往的路人歇脚乘凉。精巧别致的亭台,与条麻石板的街道、青砖黛瓦的房屋、雕檐画壁的院落融为一体,尽显出了微派建筑风格。上世纪七十年代,县里在程公桥西侧百余米处修建水电站和反修桥,把程公桥拆了,所需石块不够用,又把河北街上的麻石板全撬走了, 石板街道又还原成了烂泥路。
    几年前,两家居委会沿老街为居民铺设了有下水道的水泥路,街道平坦了,街貌干净了。老人们说,水泥路街道虽好,却缺少了过去老街的那种韵味。
   
盐商埠 中医街
    河北街古称“盐河北”,是旧时苏北盐业集散地。当年,街东沿渔滨河到通里桥有一个盐港,从东海、灌南等地船运过来的盐,就从这里上岸交易,港湾内停满了载运盐货的船只。岸上从东岳庙到小市口,街道上人来人往,挤满了做盐生意的买卖人。街西沿闸口桥到后大汪有一个盐坞子,从盐河开进来的盐船,过了闸口就停靠在盐坞子内,验货、过称、卸船后等候取款。此地市场上,盐货分官盐和私盐两种, 官盐质量好,价格贵;私盐质量粗劣,价格贱。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街上还有一家盐务所,专管辖区内的盐业经销。
    河北街还盛产粗盐,这里原有大面积盐碱地,从小市口向西经乱石街到西里大冲,后街上有百余户人家从事刮碱晒盐的营生,由碱卤制成盐成品后,到盐港或街市上出售。这种粗盐多用于腌制萝卜干、大头菜之类的咸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此地腌制出的咸萝卜干和老卤大头菜远销到上海、南京等江南大城市,名气很大,名声很响。由此,腌切咸货成为了此地的一大传统产业,还出了几家腌切大户。
    河北街史称“中医街”。明清以来,这里岀了许多名医和神医。历史上,此地的中医中药与山阳城,清江浦形成了三足鼎立,有的老中医名扬江淮四城八地,成为了山阳中医学派的重要组成部分。
    著名的“张大先生”张锡洲、“刘半仙”刘金方,两家三四代人就出了十几位中医先生。传说当年扬州知府老爷家小孩子啃猪骨头卡在了咽喉里,慕名派人从扬州沿古运河乘船到河下胡嘴码头上岸,坐黄袍车子上门邀请张大先生去治病。到了知府大人家,老先生当场让人把一条大黄狗后腿朝上头朝下吊起来,用金边碗等狗嘴里流下的涶液,然后让小孩喝下去,竟神奇地软化了小孩喉头的猪骨头,化险为夷。扬州知府为此特意从扬州为他送来了“果赛华佗”匾额,亲自为他悬挂在中医堂。
    至今,河北街上乃有不少老中医先生的后裔,传承了中医中药的精湛医术,悬壶治病,有的从事西医,成为了县乡医院的中西医名家。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河北街上乃有四五位中医先生坐堂行医,有三四家中药铺子。现在,老街上仅乘叶姓一家中医诊所了。三十几年前, 叶善芝在家里为人坐堂行医, 擅长妇科和儿科,名闻乡里。老先生百年归西后,其儿子和儿媳秉承父业,在家开办了河北街中医诊所和中药房,许多外乡人慕名前来求诊,名声渐大。
    城隍庙 慈山寺
    河北街坊前巷后,庵堂寺院众多,香火旺盛。“八大寺庵”中,湛神寺有下院广福庵,慈山寺有下院准提庵,金呜寺有下院西房庵,火神庙有下院观音庵。
    慈山寺后称慈寺,寺殿建在菜籽街东侧,北后门临渔滨河,南大门在礼字坝,占地面积大,有“骑马关寺门”的传说。殿堂上供奉着关圣帝,面目威严,心地善良,香客们进得寺殿,不能有闲言碎语,不能有不恭之行,否则,必有报应。如遇天旱,人们将关老爷座像抬到殿堂外的院中求雨,天公不一会儿就会下起雨来。传说此神法术很灵验,令人敬畏。
    城隍庙建在街东漁滨河畔的土丘上,地势高爽,有99间半庙宇,民间有“此庙建到第100间就倒,只能有99间半”之说。庙内设十几个班房,其规模和规格,当年曾与淮阴的慈云寺等不相上下。每到农历清明、七月半、十月初一等大节期,远在宝应、阜宁、清江浦等地的善男信女们便成群结队来此庙烧香拜佛,僧侣们也云集这里念佛经,做佛事。香火带旺了城隍庙周围相关行业,许多临街靠路的人家都开起了香店、烧纸店和纸扎坊等;也有人家开上了糖粥店、烂面行和小商品铺子。生意和人气一样兴旺,买卖和香火一般红火。
    其间,赶庙会成为了民间一大盛事,引来四乡八里的人前来观光购物。做生意买卖的商贩们沿街道路边摆上了地摊, 招揽生意。间或还有撑花船、踩高翹、敲十番锣鼓等表演,庙内庙外, 人头攒动,好不热闹。有一年七月半,前来赶庙会的人太多,人群中曾发生过踩死人的事,惊动了山阳县令。
    可惜城隍庙在文革时期被毁于一旦,现仅存下遗址了。湛神寺、西王庵等先后被造反派们捣毁了;金呜寺也在“破四旧”运动中被拆除,踪迹全无了。
    街前商 街后农
    河北街地处郊区,自古就有街前经商,街后种田的习俗。上世纪五十年代,建国初期搞土地改革,街上无田无地做惯了生意买卖的人家,被划归到居委会,进工厂当上了工人;而有田有地的人家,则被划归到农业生产队,种田当农民。
    每天早上,临街人家的男男女女有的扛着农具下田劳动,有人骑着自行车进城到工厂里上班;市民人家去粮站买回计划口粮,农户人家去生产队粮仓称回劳动粮。特定的计划经济历史条件下,一条街上合居着市民和农民两大类人家,生存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生活状态,工人做工,农民种田,成为河北街多年来一道独特的风景。
    其实,这里的农民人多地少,很多农户不以种田为主,而凭临街靠城的地理位置,多以做生意买卖为生。有时挑着装有生活日用品的担子下乡赶集做生意,或推着装有应时农副产品的独轮车,进淮城,上河下街上兜售。即使在上世纪“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此地的农民仍变着法地搞副业,做生意买卖。这种半商半农半工的生活状态一直沿袭到今天,且有发扬光大之势。
    四十多年前,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城市居民“上山下乡“运动中,河北街上绝大部分市民被强行迁徙到农村插队落户,有的被迁移到几十里外的穷乡僻壤。河北街上来往行走的人一下少了许多,街巷里也冷清了不少。后来,上山下乡运动结束后,很多下放户回城后进了城里的工厂,有的人家干脆搬进了县城,加之后来河下古镇的衰落和周边多条道路的开通,河北街上逐渐失去了昔日的繁华和兴旺。
    旧街道 新都市
    河北街自古水陆交通便捷,商贾云集,商业繁荣。鼎盛时期,街市上酒馆,客栈,澡堂,布店,药房等商号店铺林立,买卖兴隆,热闹繁华,熙然若市。
    那辰光,河北街上从外地骑驴赶脚来的香客和请中医先生号脉治病的人多,做生意买卖的人更多,从南门口到北头集,仅客栈就有五家,面食店、酒馆、茶楼不计其数。著名的有朱元茂、顺利二家酱园店、大盛昌烟店、陶记糕果店等十几家店铺。淮城的震丰园、白玉洛、碧螺春等酒店饭庄都在街上开过分号。
    街前开店,街后作坊,很多人家经营“皮坊、漕坊、磨坊”等,街前街后产供销一条龙,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街上店铺多人头稠,为了防止火灾,专门设立了三家水龙局,配备了三台水龙枪,组建了专业救火队,可见当年其繁华盛况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河北街上乃有老虎灶、皮匠店、铁匠铺等老市井旧观。那时,许多人家吃用热水,都拧着水瓶去老虎灶打水。每当早晚用水高峰时,老虎灶门口一溜排放着十几或几十个水瓶,人们排着长队等打热水。那偌大的灶台上并排放着几口大铁锅,水杉木锅盖一分两块,灶台里首放着八九只小铁水贯子,热能利用率很高。老虎灶的掌柜多穿着老式大腰裤子对襟衫,肩上搭个毛巾,整天忙里忙外,难得闲下来时,手执蒲扇,吸几口大烟袋。此景慌若昨日矣。
    去年,河下古镇修建北大门入口处,占用了翔宇大道向南原河北街一段百余米街道。前年,紫籐树村西北部兴建了现代化的大型居民安置小区,拆去了河北街几百米街道,百余户人家也随之搬迁进了安置小区。后又在老街西闸口桥遗址上铺筑了宽阔的康马路,道路两旁安装上了造型新颖的路灯,开通上了公交车。如今,从街西康马路边乘公交车,上南直通到河下古镇、老城西至镇淮楼;向西经板闸可直达市区商贸中心,老街重新四通八达起来,过往的行人又逐渐多了起来,也给老街带来了现代都市气息。
    新都市,旧街道。一边是方兴未艾的现代化城市建设,一边是逐渐被拆掉了的老街道和旧遗存。河北老街作为古老市井文化的一块“活化石”,能在城市大拆大建中幸存吗?现代化大都市能包容和并存旧街道吗?老街人心里正犯嘀咕呢。
    他们企盼在“新淮安,新都市”建设中重获新生,却难舍祖祖辈辈生于此,长于此的那一街一巷,一砖一瓦,一田一地;难舍对故土的那份依存、依赖和依念;难舍对老宅的那种情感、情结和情愫。

 
 


地址:淮安市健康西路140号  电话:0517-83605908  
淮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   网站标识码:32080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