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召开中国地方志学会方志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的预通知
关于对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的通报表扬
关于印发《中国名酒志文化工程实施方案》的通知
关于征集方志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的通知
关于举办全市名镇名村志工作推进会暨编纂业务培训会的通知
更多>>>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文化

 

                   淮安道教掌故拾零

(一)仙人杯渡 
    周灵王的王子名晋,字子乔,好吹笙。曾从浮丘公学道于嵩山,道成后择地炼丹,至淮河下游钵池山北麓,筑台起灶,台下浚井,终年“尝丹泉兮漱齿,采芳药以驻颜”。一日丹成,试饲鸡犬,皆僵,颓然掷丹于井中。不料片刻,鸡犬分别化为丹凤和麒麟。王子乘凤飞天,远赴蓬莱。从此山砂尽赤,故钵池山又名丹山,唐杜光庭《洞天福地记》列为第三十七福地。台下井水日幻三色,早中晚各不同。井边有王子乔祠,祀其像,并塑丹凤作轩翥之势。南宋时,黄河夺淮,沿淮河故道,绕经钵池山脚下。河北岸有一男子靠佣工赡养老母,母子相依为命。一日母病危急,涉河去淮城问医抓药,归至钵池山下,已是薄暮时分,河上风起云涌,浊浪滔天,船工无人敢渡。孝子百般苦求无济,仰天悲号,惊动了正在丹井边品茗的一位中年书生,飘然而来:“莫悲,莫悲,助尔一杯。”说着将手中茶瓯放至水边,竟大如浴桶,孝子知道遇上仙人了,泣拜于河滩,乘杯渡河而去。待舟子们回过神来,哪里还有书生的影子?寻至王子乔祠,别无他异,只是神案上供的瓷盘里少了一只茶盅。人们方知是王子乔显灵,于是在祠前建一亭,额曰:显真。又在古渡遗址修了一座杯渡桥供人凭吊,桥边青瓦精舍,亦名杯渡庵。传说王子乔千百年来,经常惠佑淮安百姓。清同治年间,经地方报请,特敕赐王子乔神号“普惠真君”,在淮设专祠祭祀。 
    (二)钵池少年 
    汉末,淮河流域伤寒流行,死者甚众,十室九空。仙女杜兰香大不忍,沿河赠药治病:患者人各三枚薯蓣子,服后即愈。淮阴钵池山有个种田郎,家人皆死于疫,得药后却舍不得服,只吞下一粒,余下两颗悄然藏起。此举岂能瞒过仙人?杜兰香正色告诫他:“服一粒,仅能苟延百日,性命依旧不保。你还愿意余下两粒作种子么?”小伙子为了给后人留下仙药种子,义无反顾道:“宁余子。”开春后,立即择沃壤下种,待到出苗,他便死了。淮河两岸于是广传其种。后来,因为唐代宗名“豫”,为了避讳,改薯蓣为薯药;宋英宗名“曙”,再改为山药。这种植物很多地方早有种植,但论药效,仍以淮山药为最好。结在山药藤上的薯蓣子(淮人称山药豆),药名“宁余子”,即是纪念那位舍身济众的钵池山少年。 
    (三)悬壶济人 
    汉代,有位老翁天天在市场上卖药,口不二价,病人服后无不药到病除,生意十分兴隆。老人每天得钱数万,只留三五十钱度日,余者全都施给贫穷饥寒之人。人们不知他姓氏名谁,市场小吏费长房偶然发现他居所无床,屋中央悬挂着一只空壶(大葫芦),夜晚跳进壶里,清晨又跳出,方知是得道仙人。后世称其为“壶公”。淮安唐代以后名医辈出,自清中叶起,读书人更是学医成风,形成以吴鞠通为代表的“山阳医派”。涌现出一批以壶公为楷模,精研岐黄之术,视悬壶济世为己任的良医。河下镇上古天兴观, 建于唐贞观年间, 第四进院内供有十二天医, 人称天医殿, 悬有一葫芦, 据说心诚者亦能求到仙丹。 
    (四)杏林春满 
    三国时,董奉隐居庐山,为人治病,无不痊愈。被人们称为“董仙”。他从不收取诊金,只要求治愈的重病人栽五株杏树,病轻者栽一棵。几年下来,山上长成一大片茂密的杏林。杏子成熟后,谁若采摘,需向林边谷仓里放进等值的粮食,以用来接济饥民。凡贪小便宜、交谷少摘杏多的人,就会被林中老虎追逐,连滚带爬回家,所剩杏子,还是与交换的谷物大体相当。从此人们称医坛为杏林,成为董奉那样的回春妙手,解除世人疾苦,是淮医孜孜追求的理想。淮地多处宫观均供有董仙神位。 
    (五)玉阁义诊 
    钵池山下有座玉皇阁,专供有神农、黄帝、岐伯、雷公、扁鹊(秦越人)、仓公(淳于意)、壶公、仲圣(张仲景)、董仙、华佗、药王(孙思邈)等神位。清光绪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夏,淮沭沂泗一齐泛滥,海水倒灌,徐淮海60万灾民蜂涌至清江浦,栖身于里运河北、废黄河南,东起钵池山、西至杨儿庄,10公里狭长地带的席棚里。暑湿污秽熏蒸,又接秋冬饥寒,次年春疫爆发,淮安府医药界众志成城,全力以赴,就连太医韩达哉等一大批在外地悬壶的淮医也纷纷辍业返乡,参加义诊。以汪小川为首的义诊施药所就设在玉皇阁,院中十多口大锅,日夜烟雾蒸腾,防疫救命的药汤香飘数里。因防治及时得法,一场大疫终扑灭于初萌。负责巡棚施药的河下医生张鸿翥积劳无休,不幸染疫过重,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灾民、乡人感其德,视如神,灵牌也供入阁中。 
    (六)盱眙梁母 
    南朝刘宋时,盱眙有位姓梁的老妈妈,寡居无子,在平原亭开了一爿客栈。客人食宿,随意付费,从不计较。有的缺盘缠阻于途,一住月余,仍殷勤照料,始终如初,从不厌倦。故而宾至如归。自家除菲衣薄食外,所得尽施于贫苦乡邻。元徽四年(公元476年),海州马耳山道士徐道盛行于蒙阴道上,遇数仙童奉一青牛车,想不到车厢中盛装妇人竟是平原客栈中梁母。据其言,今日被太上召还,过蓬莱访王子乔。请道士捎信给众乡亲:希望大家笃行好事,日进于善。交谈数语,仙驾飞驰,转瞬消失。徐道盛还归盱眙访之,得知蒙阴相遇时,正是梁母坐逝于客栈之日。 
    (七)枸杞仙井 
    传说中,铁拐李名列“八仙”之首,因为他是经太上老君亲传,最早得道成仙的。这个原名李玄的读书人,神魂追随老子游西域归来后,原身惜已误被弟子杨子焚化,只得借路倒乞丐尸体还魂。不料,一犬奔至,啮食丐足,李玄情急之下,拾起拐杖一掷,远落清淮南岸万柳池边,捅出一眼泉井,拐杖落地生根,长成一株枸杞。唐刘禹锡咏淮安开元寺枸杞井的诗句“枝繁本是仙人杖,根老新成瑞犬形”即用此典。千百年来,杞根深扎井底,“井水尤甘冽,饮之能令人寿。”李东垣《本草注》、李时珍《本草纲目》均有记载。
    (八)吕仙题诗 
    乾隆皇帝第一次南巡咏淮安,有两句诗脍炙人口:“白鹤紫霄皆福地,枚皋赵嘏两词人。”钵池山白鹤观与淮安东城根的紫霄宫,皆是始建于晋的古道观。因伯父吕温、父亲吕让曾先后任淮安、海州刺史,吕岩(字洞宾,号纯阳子)多次来楚,留下许多雪泥鸿爪。如嵌在紫霄宫照壁上的一首七律回文诗(现存淮安区勺湖碑廊): 
    宫近东城城近宫,松遮宝殿殿遮松。 
  月筛竹影影筛月,风弄花香香弄风。 
  鹤伴孤猿猿伴鹤,钟谐暮鼓鼓谐钟。 
  去上紫霄霄上去,通玄妙道道玄通。 
    淮安万柳池湖心有一小岛,上建有紫极宫(宋后改作天妃宫),内一小轩,人迹罕至。一日忽壁间题诗一绝云:“空门闲一入,独凭栏干立。终日不逢人,朱顶鹤声急。” 相传为吕仙所作。宋叶梦得《避暑录话》称:曾亲见之,字无异处,已半剥去。当地人有危重病者,刮其墨迹如米粒大小,服之,皆愈。万柳池西南角,有一座以枸杞井水飨客的茶楼,三层皆阁,背城面湖,因吕洞宾曾在楼上陪铁拐李、汉钟离品茗,故名三仙楼。楼前长桥凌空飞架,势如卧虹,即三仙桥。 
    (九)仙亦有情 
    淮安流传着一首麻姑与何仙姑相问答的古代童谣: 
  “何仙姑,何仙姑,人人说你有丈夫?” 
  “信者则信,不信则无。” 
  何仙姑的回答模棱两可,难道真有丈夫?其人是谁?淮安东南射阳湖西岸的渔郎是也。化作采莲女的何仙姑,与他邂逅于荷花荡,见其善良勤劳、聪慧俊朗,不由萌生了爱意,于是菱歌互答,渔笛三弄,荷间月下,海誓山盟,几忘天上人间更有何事。后来麻姑得知此情,怕她触犯天条,赶来规诫好友。何仙姑权衡至再,深知天律难违,只得含泪割爱。临去赠一金瓶,瓶内镌有四个阴文小字:非君莫嫁。缺月微明,荷风乍起,何姑吟诗一绝飞升云端:“麻姑笑我恋尘嚣,一隔仙凡道路遥。飞去沧洲弄明月,倒骑黄鹤听吹箫。”渔郎苦苦守着金瓶誓言,终生不娶,临殁前将金瓶抛入荷花荡中。后世不断有人在荡中打捞,终无所获,方知是仙家幻术,金瓶早已化为乌有。故荷花荡又称乌金荡。流均沟人世代传说:每逢农历六月二十四之夜,何仙姑都会来此哭坟,香风呜咽,如泣如诉。拂晓,只见满湖藕花莲叶,遍缀珠泪。看来,仙亦有情啊。 
    (十)天厨一勺 
    老子在淮河边徐国一座小山(今洪泽县老子山)上修道,曾于当地雇佣一徐人照顾其饮食起居。后来老子九转丹成,西走流沙,徐人依依不舍,直送至函谷关而别。老子被尊为太上老君后,便提携此仆做了“天厨星”。淮安府旧城西北隅有一勺湖,北岸土阜如平冈卧岭,上面耸立着一座老君殿,偏殿内八卦炉后供一神位配享从祀,即天厨星。每逢农历七月十九,淮厨帮会就在这里为天厨星祝寿,香火钱相当于会费,不拘多寡,量力而出。淮厨们怀揣一勺走天涯时,无不到天厨星神位前焚香祝祷,祈求通灵与护佑。直到1939年春节前,日寇轰炸机炸毁老君殿,天厨星的俎豆香火才灰飞烟灭。

                                                                                (高岱明)

 
 


地址:淮安市健康西路140号  电话:0517-83605908  
淮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   网站标识码:32080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