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伏瞻同志任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组长
关于召开中国名山志文化工程新闻发布会的预通知
关于加强2018年端午期间党风廉政建设工作的通知
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近代史研究所与方志出版社联合招收博士后招收简章
淮安市市志办关于调整政务公开工作领导小组成员的通知
更多>>>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文化

 

             古代淮安的佛教文化

                 (高建平)

 淮安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江北名城。长期作为苏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尤其是明清时代,自然也成为宗教发展的胜地。
    在淮安历史文化长卷中,宗教文化占有极重要的地位。淮安寺庙是佛教在府城传布重要的载体,中国辉煌建筑艺术的具体体现和民族传统文化的支柱,同时也是当时淮安城市文明的标志,具有传播和承载社会历史文化的功能。可惜的是,由于历代战火、人为因素等原因,时至今日,寺庙建筑在淮安已经是很少见了。
“寺”,原是中国古代官署的称谓。如鸿胪寺、大理寺、太常寺,东汉明帝时,释摩腾自西域用白马驮经至洛阳,初宿洛阳鸿胪寺,于是便以“寺”为名。自洛阳白马寺创建后,“寺”方逐渐演变为宗教活动场所的名称,如白马寺、礼拜寺、清真寺等。
    “寺庙”,也可以称为“庙宇”或“寺院”,原本是中国人祭祀祖先和先哲的地方,后泛指奉神礼佛的地方场所,所以佛法所传,必藉寺庙,以处其僧众。
    举凡佛法所到之处,僧人皆以建造寺庙为急务。随着佛教在淮安的传布,佛教寺庙便在府城兴建起来。
    淮安佛教寺庙建造的文化特征
    佛教自传入中国后,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和南传佛教。
    从淮安来看,从现存的淮安地方志记载中来看,在淮安历古以来的佛教寺庙大多数是汉传佛教寺庙;极个别的佛教寺庙建筑由佛寺建筑和佛塔建筑两部分构成,其建筑风格可以说是中印文化结合的典范,又有鲜明的中国文化特征。
    从淮安当地知名文化老人及淮安地方志书的文献记载得知,过去淮安的佛教寺庙建筑,大多采用了中轴线对称,依次展开,主要建筑均采用中国古典式的大屋顶,歇山重檐或是单檐歇山。极个别的如:龙兴万寿禅寺大雄宝殿就为为庑殿顶,因为这座寺院在历代修缮的过程中涉及到唐宋元明四朝皇帝的关心和支持,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寺院。从下面的《淮安龙兴禅寺志》里面文言文介绍,就可以确切了解到“龙兴万寿禅寺在封建统治者们心中的地位和名望。
    淮安的佛教寺院的建筑完全采用了中国传统式的斗拱、抬梁式木架结构的建造,并且具有庭院式建筑族组群布局相结合的建筑规制。具有雄浑壮美的中华民族风格和辉煌庄严、富丽堂皇气派。
    据明人杨大伸万历十七年十月主修的《淮安龙兴禅寺志》里面讲到:“淮安龙兴寺,建于西晋,今逾千数百年,西晋武帝泰始二年丙戊(266)敦煌菩萨南游江左,译经因至广陵,其时淮阴人谀希募里中夏宽者畦地四百余亩,在淮安城西清风门内。谀希为筑坛起刹,供敦煌菩萨译经法华其中,刹成为怀帝是为永嘉二年戊辰(308)也。东晋元帝大兴二年己卯(319),沙门法炬足广贤重整旧址,以光译经之初。唐太宗文皇帝贞观三年己丑(629)闰十二月下诏楚州龙兴万寿禅寺,自建义以来,住持谷隐焚诵祝厘。中宗景皇帝景龙二年戊申(708),召泗州僧迦大士入朝问法,初僧迦自碎叶国来久晏息楚州法华禅院,一日闻于帝,帝因遣中,使为缮修更起尊胜塔一座。宋太祖皇帝,建隆元年庚申(960)十二月,诏修龙兴万寿禅寺,时住持玉闰奉诏缮修,领焚祝厘。元世祖至元四年(1267)八月敕臣蒙哥刺儿,赐龙兴万寿禅寺土田千余亩及银两数万,住持大洪奉诏缮修。皇明复加修葺,每圣节、元旦及长圣节,淮安文武诸院、司、卫、道、府、县官员习朝仪其中,遵为定所;永乐四年,住持僧宗玉重修;天顺五年僧敬海诣北照善现寺,请高僧中竺广募兴修,自是殿阁及东西长廊、钟鼓楼、法云禅堂并僧舍十笏,焕然一新;正德六年大火毁,惟山门在,僧舍仅存十之二三,诸僧人结茅而栖,僧明来发大愿,以大江南北,足行冰雪之上十三年,因募得万金,复造前后大殿三重,又其后造西方三圣大阁五层,巍然壮观,铸铜佛身三尊、东西法堂、堂后起藏经楼、左右方丈楼及亭轩曲绕,并皆雕梁画栋,极土木之状也。”
    清代郡人阮葵生《茶余客话.卷二十二.龙兴寺尊胜塔供旃檀佛像》云:“旃檀佛像在淮安龙兴寺最久。唐太宗贞观间,自江左至淮,至宋太祖乾德间复往江南,盖终唐之世皆在淮安龙兴寺尊胜塔内。在淮安三百一十七年,复至江左二十一年,至汴京一百七十七年,北至燕京十二年,北至上京二十年,南迁燕京内殿五十四年,燕京火,近还圣安寺一十九年,元世祖迎入仁智殿十五年,又迁万安寺一百四十余年,其后复至庆寿寺一百二十余年,至嘉靖戊戌(1538)庆寿寺灾,奉迎鸠峰寺,至我朝康熙癸卯(1663)迎入大内。距优阗王造像之日,在周穆王五十二年辛卯,至今乾隆三十七年壬辰(1772)凡两千七百九十二年。淮安淮城西北隅龙兴寺。建于西晋大兴二年(319)而盛于唐。西南有浮屠名敦煌塔,一云尊圣,即奉养旃檀佛像之地也。”
    清代乾隆间郡人阮葵生《茶余客话.卷二十二.龙兴寺之今昔》说:“郭家池即放生池,又作王家池,在龙兴寺后,唐时极盛。渭南诗:城碍十洲烟岛路,寺临千顷夕阳川。仿佛似之,然不可矣。以予所闻于前辈父老之言,国初时,龙兴寺中屋宇尚有千余间,环水皆廊,北接放生池大悲阁。每腊至王正,庙内外列肆栉比,门摊席舍无尺寸隙地,货物山积,百戏具陈,端午竞渡亦然。而沿池四面,竹篱花圃酒楼歌馆,竞夕笙歌不缀。厥后日就顷颓,竞至寸瓦无有。予于乾隆已丑(1745)始归门里,壬申(1752)移居城西北勺湖草堂,相距尺咫。每当夕阳在衣,人影落水,荆棘瓦砾之中惟见三金身高耸十数丈,卓立云表,各踞座一石凳上,头顶一斗笠,围遮半面……;”
    清代乾隆间郡人阮葵生《茶余客话.卷二十二.龙兴寺》又说:“岁壬午,扬州榷使重修天宁寺,增置殿宇,嫌其佛金身藐小。时淮安龙兴寺已城瓦砾,佛皆露处,僧某私以铜像三尊鬻千金,商人择日来迎。予同学诸子闻之,走告漕帅杨畹兰(即总漕杨锡绂,在任上十三年,乾隆南巡途径淮安郡城,赏赐御碑,以此赞赏杨锡绂在漕运总督任上之功劳。)先生,先生大笑,即草一答与普磋使云,建庙以妥佛也,今令其舍数千年之旧居,而寄托于他氏之舍,恐非佛之所乐。且新佛占其上座,将置故佛于何地?置佛之名既不可居,供佛之诚亦不可阻,莫若移此金于淮郡,冲洗重修龙兴寺,以妥佛灵,功莫大焉。扬州榷使深以为然,即日送三千两金来,于是吾乡好义之士复益以三千两金,而庙渺重新矣。”
    通过上面的淮安地方文献记载,看看淮安龙兴寺在过去是多么的辉煌灿烂。
    历古以来,淮安的佛教寺庙建造特点多依地理环境而建,但是无论寺庙建筑是南北走向,还是东西走向,都有一条纵贯全寺的中轴线。
    而寺庙的主题建筑: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观音殿、藏经楼、椒堂、法堂、方丈楼等殿堂排列有序地坐落在中轴线上,突出了寺庙的中心建筑——大雄宝殿,凸现了整个寺庙建筑的等级。
    寺庙的附属设施则分别设置在中轴线的两侧,一般来讲,僧房香积厨、斋堂、库房多设置在中轴线的左侧,左侧多为寺院的生活区,右侧多为禅堂、客堂,再右侧为僧众的生活区。
    其设置理念与中国传统意识中,左为上、右为下的思想相吻合。淮安佛教寺庙自建造之初,其建造者便把各种树木和奇花异卉植于寺庙之中,营造了园林的气氛,给人以清幽雅静,心旷神怡之快感。
    淮安佛塔建造的文化特征
    淮安佛塔建造源于古印度,塔是梵语“stupa”的音译的简称,意译为“高显处”、“功德聚”、“方坟”等等。
    佛塔,是供奉高僧舍利和佛教圣物的佛教建筑。古印度建塔之初,其本意原为供奉舍利之用,但在长期的发展中,佛塔逐渐演变为佛教标志性建筑。
    塔,是中国具有古老文化的象征,是人民群众创造性劳动的结晶,是高度建筑艺术的表现,是佛教兴起的产物。它点缀着江山,美化着自然,是历史的见证人。中国历史上的古塔在清代以前约有三千多座,除几处塔林外,现尚存约二百五十余座,而八世纪以前的不足二十座。
    随着佛教在中国的传布,印度佛塔的建造技术亦传入我国和京杭运河枢纽淮安里下河地区,并且与中国传统建筑融为一体,称为独具中国特色而自成体系的佛塔建筑体系。在现存的《山阳河下园亭记》、《续篆淮关统志》、《淮安龙兴禅寺志》里面亦可以涉及洞察到淮安郡城当时有好几座佛教宝塔建筑,单单淮安勺湖龙兴万寿禅寺就有浮屠二座,现存文通塔就是其中的一座;月湖开元寺山门前有宝塔、肖湖普光禅院亦有砖砌宝塔、这些塔当时都是形态各异,都是当时淮安的十分宝贵的遗产
    淮安龙兴万寿禅寺内的文通塔修建于东晋大兴二年(319),为舍利塔形,古朴庄重,结构坚固,是隋以前的遗风。从塔的形状、结构也可以证实。文通塔无塔刹,塔冠成半圆形,每边长四点四米,直径十点七米,约九十九平方米,平面似圆非圆,七级八十尺。塔身收缩倾斜率较大,非直线变化,立剖面是一种高次方程式的抛物线图形。门洞卷为拱圈式。从力学上看各部分受力非常合理,加之又采用了全砖体结构,所以一千六百多年来,经过多次洪水浸饴,地震冲击,虽然有所损害,经过整修,他仍然屹立在勺湖之滨。是我国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对于研究建筑结构有一定的意义。
    历代驻节淮安的官员对佛教寺庙的营建与关心
    淮安自隋代起,就是历代的郡、州、路、府的治所,寺庙的兴起与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是有着密切关联的,因当时的淮安淮城是京杭大运河的要冲,在陆运不发达的过去,淮城是南北货场运输的必经之地。
出于政治与信仰的需要,历代驻节淮安郡城的总漕巡抚都察院、总督漕抚部院、淮安南府、淮安北府、淮安漕运刑部分司署、淮安漕运总兵府、管仓户部分司署、督理淮安板闸南京户部分司署、督理清江漕船工部分司署、漕储道、淮徐道、淮海道、海运道、监军道、营田道、水利道、漕河道、河库道、云节道、淮安府署、朝廷三部署、大军仓大使署、淮安坝批验盐引所、军粮监捕通判公署、漕标中镇副总兵兼管中营署、淮安中军都司署、淮安左营游击署、淮安右营游击署、淮安右营守备署、淮安城守营守备署、淮安城守营参将署、山阳县署、僧纲司(僧纲司,是专门管理明清淮安府所属州、县的佛教衙门。衙门设在淮安报恩光孝禅寺内。)等众多官府机构多崇信佛教,他们优礼名僧,广做佛事、刊刻佛经、大建佛寺。
    淮安的佛教与驻节在淮安的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因缘。最早可追溯到东晋十六国时期的石勒与石虎对佛教的崇奉。
    由于历代帝王及地方上大官大宰对淮安郡城佛教的扶植,佛寺兴建不缀,致使在淮安郡城五百多座之中,历朝帝王与官宦敕建的皇家寺院,称为淮安郡城佛寺中的一大特色。
    自东晋起,淮安的政治地位空前提高,这为佛寺的发展注入了持续的动力。
    淮安地区许多佛教寺院如龙兴万寿禅寺、水月禅院、释迦禅院、麻娘院、净云山观音院、保寿山清凉禅院、建义山寿禅院、崇福山寿安禅院、青莲山寿安禅院、资福山兜率禅院、兴福院、洪福塔院、上生院、觉津寺、湖心寺、报恩光孝禅寺、地藏寺、水月禅心禅寺、开元寺、千佛寺、水陆禅寺、圆明寺、戒坛寺、华严寺、普济寺、永福禅寺、湛真寺、准提寺、台山寺、广福禅寺、广慧寺、净土寺、通源寺、万寿寺、净名寺、祖堂寺、三界寺、横沟寺、寿昌寺、天王寺、定善寺、慈氏寺、洪山寺、般若寺、慈云寺、天宁寺、大观音寺、小观音寺、太平寺、吉祥院、观音院、等等都是在历朝历代节淮安郡城官府或大善人,极个别的如,淮安勺湖龙兴万寿禅寺就是帝王、皇亲国戚修建起来的。
    元代的时候,淮安郡城(淮安郡城,仅指淮安淮城。)是淮安路的治所。元朝淮安路屯田打捕总管府设在这里,拥有司法、刑法、兵权等特殊权利。元朝的官员更信仰佛教,如淮安月湖开元寺,就是在元代重新兴盛的。
    明代历时二百七十六年,清代历时二百六十八年,上至皇帝下至黎民百姓皆信仰佛教,当年这些建在淮安郡城内外的包括极个别的皇家寺院,建筑精美、规模宏大、风格多样,融汇着中华民族悠久的文化传承显示了江北名城的气魄与风范,同时也具有较高的政治地位。
    淮安佛教寺庙建造的历史渊源
    淮安寺庙众多,堪称苏北之首。地方上还有一句谚语说道:“鼓楼在正当中,三界寺在更楼东,青龙桥靠着文昌宫,东岳庙靠着紫霄宫”,民间的谚语确实不假,至今东岳庙还屹立在淮安城东门依岱桥旁,只是紫霄宫已名存实亡了。
    淮安过去有“八大寺”、“八小寺”之说,但众说纷纭,并无定论。有的人说连划入今淮安市区的、诞登寺、觉津寺、景会寺、栖芦寺、慈云寺;板闸通元寺、净名寺、祖堂寺;淮安城西湖心寺、永福寺;淮安城内龙兴万寿禅寺、报恩光孝禅寺、地藏寺、开元寺、千佛寺、水陆禅寺、三界寺;淮安新城圆明寺;淮安城东华严寺;淮安河下广福寺;淮安河北湛真寺;等等佛教寺院,其中包含了“八大寺”,到底哪些是“八大寺”、哪些是“八小寺”则无从稽考。总之,这些说法也只是极言淮安庙宇之多,声誉之大,城池之古老,这是可以肯定的。
    淮安台山寺面积不大,但是很出名,它的具体位置在今天的淮安府衙北面。郡人金铣在《台山寺兴造记》讲到:“淮安多古刹,皆据胜而建。去府治二百余步,南有小溪,环抱与前,北有城阜,拥时于其后,其地幽僻,居民鲜,信哉,其为胜地之名。地志云,宋崇宁四年(1105)僧智寿所建,又谓淳佑二年(1242)僧宏福所建;元季毁于兵。国朝洪武初,僧觉信草创。永乐丙申僧道玉又从修饰,之有高僧道幸福也,福,别号宝桢;山门、正殿隘陋,发宏誓鼎新大造。转告于时镇守淮安漕运总兵官平江伯陈锐,锐公即令中府都督佥事、锦衣卫指挥同知郭宏及院、卫、道、府、县上下齐蓄。阔寺址,选美材、召良匠,始于成化丁酉(1477)春,落成于成化丁未冬。撤正殿而广之,其高三十尺、长八十尺、宽七十五尺;殿东西为两庑,前为天王殿、后建观音殿;两旁为僧房;殿之左为禅宫,寺之前为山门、庖福库,无所不备,其像庄严、金碧交辉,视旧观以百倍。”今台山禅寺已片瓦无存,只是当年寺旁的台山寺巷仍然存在。
    历史上的景会寺称得上是淮安的“八大寺”之一。郡人金铣,淮安府山阳县人(即今天的淮安市淮安区人);字宗涧,号省庵;明正统辛酉年(1441)举人,官至广信府知府。在其《敕封景会禅寺兴造记》中说:“景会禅寺在钵池山胜处,去淮安郡城西北二十里,山皆土阜,一起一伏,隐隐隆隆,周遭几十里,其形如钵,故名曰钵池山。盖七十二福地之一,昔王子乔于此炼丹仙去,寺址正当炼丹之所。丹井、丹台尚存。父老相传,前代当有寺曰洪福,沿革无所考。元兵灾害后,正统中有老僧,号曰碧潭者,知其为福地也。即其地结茅以奉香,志在兴废,而力莫能为也。时闻僧大云宗师与法号胤德者来主其事。时监督常盈仓粮储承运右副使金宝好施舍、善于造寺事佛,施财不弃。闻之,择美材经之。时寺住持僧文敏继法席。六月工期大雄宝殿成,高五十尺、纵八十尺、宽七十尺;越月天王殿成,其纵广减于正殿三分之一,佛像金碧交辉;正殿翼以回廊各二十四楹,前后左右翼以东西钟鼓楼为中心;又期毗芦阁成,阁高五层,巍然壮观,中塑千佛;文敏公以工毕,赴京师上疏,乞请先帝赐额曰敕封景会禅寺。敏公科兴之余,不胜庆幸,且西山之石,将纪兴造之功勒于石,以垂永久。归念前漕运总兵官平江伯陈锐、监督常盈仓都知监左少监王增福、前司监右少监汪公丈、工部主事徐公橙、户部主事吴公彦、按察使石公渠,及诸善友,欢跃相助,重作山门、僧房、庖福库无所不有,殿阁宏伟,像设庄严,金碧辉煌,而寺始极其盛矣。作于前者得其度,继于后者成其美。上足以祝帝运永昌,下足以福居民永安。可谓无负我朝赐额之恩,福地储秀之灵也。虽然王乔为开福地之仙,诸佛子为开山门为佛,以奉祖师宜矣。重修景会禅寺记,弘治四年辛亥秋七月。”
    郡人王久章(王久章,淮安人;号忆眉,万历癸酉(1573)举人,官至河南府通判。)还特意为景会禅寺作了一篇《募修景会禅寺序》序文曰:“尝闻慈光度世,普洪照于龙秋;灵钥修根,种元储于禅院,是以布地为园,用结人天之易;捐珠饰佛,总成迦叶之因。虽妙土庄严,胥尊佛律;而崇仁广布,悉仗檀那。兹惟钵池山景会寺,林郁葱葱,在方内附名七十洞天于淮南,实好无双福地,考自王乔练伏,盖今胜迹留存。……圆明一善灿,佛日重辉。捐布花金,斡旋灵化。僧人普雷镇戒发念,合掌征言,为缀因缘,庸尘檀越。”
    广福寺:初名广惠寺;在淮安新城西门口(今楚州区地毯厂所在地)建于唐,明代淮安龙兴万寿禅寺僧名来捐修,并增建圆通宝阁一座高五层。清乾嘉之际,大殿、山门均倾圮,椽瓦无存。正殿佛移至寺旁长寿庵中,弥勒佛及罗汉像风雨倾淋,以斗篷覆之,有僧石澄批袈裟募化;时湖嘴油麻肆王演昌购货江西,船遇巨风作恶,有金身佛现舟即平息;肆主幕昭先生乃王玉航学正先生之祖也,慨然出资重建大殿、山门、东楼、十方功德所;西楼则由王雨峰所建,后楼数十间,亦均以修葺,前后费钱数千两,置香火田若干亩;最后一任了埃法师。
    吉祥院:旧名上真观;在通湖庄,明万历间建;僧侣贤主席力为振兴,并于本院前置设孤台,每日焰放口一台,超度孤魂野鬼六年之久,风雨不缀。
    开元寺:原名开元教寺;唐开元五年(716)僧金臂奉诏赐额。宋末兵毁;元时僧宝林重建,有大小殿宇108间;明洪武二十四年,有胜因寺、广福寺、慈氏院归并丛林,内有枸杞井,古迹也。唐刘禹锡、白居易均有诗文赞赏此井。辛亥革命时期,改为周阮二烈祠。
    祖堂寺:在乌沙何普应庵东,创建于唐;康熙间重修;
    湛真寺:原名绍隆寺;建自明季;在河下程公桥西北,清康熙44年,康熙皇帝赐额今名,时益伦法师主持该寺,内有御书楼,楼上供奉康熙皇帝的手谕一道。见郡人曹镳《淮城信今录.道古篇》。
    湖心寺:在河下闻思寺西北一里;建自于明季;又叫“十方禅院”背堤面湖。见天启《淮安府志.古迹》清康熙44年(1705)康熙南巡,赐额“佑济寺”从里运河杨家渡至湖心寺山门前沿途有四座石牌坊,均有历史名人提额;殿阁巍峨,中路建筑主要有,天王殿、大雄宝殿、椒堂、法堂、藏经楼、退居楼(此楼为历任方丈隐居而住)解放后为宋庆龄捐建的康复医院,今为淮安市生物学校所在地。
    闻思寺:在河下湖嘴西,宋僧兰孟创建,名大悲庵;清规法律森严;清康熙44年(1705)圣祖南巡赐改今额。乾隆20年僧聚用主方丈,名最重,板闸榷使高恒(高恒,满洲镶黄旗人,以户部郎中兼两任板闸榷使,后因功调扬州任两淮盐政。)皈依顶礼,功德施舍无量。闻思寺今已由楚州籍香港济平法师在原址复建部分主要建筑,还有部分建筑待二期工程实施,将复建地藏殿、观音阁、藏经楼等建筑。
    三界寺:在淮安古城东南隅,建自明季;乾隆二十年,闻思寺住持僧聚用捐银重新振起,此寺戒律森严,人所榷重。今址为,淮安市楚州区中国人民银行淮安楚州支行所在地。东紧邻古城墙遗址公园。
    觉津寺:在淮安清江浦,即檀度寺,明淮海道宋统殷重修有记,康熙44年赐今额。
    诞登寺:在淮安清江浦,,宋淳祐年建,康熙44年赐今额。雍正十一年(1733),板闸榷使年希尧(此人是,大将年羹尧的哥哥。雍正皇帝的舅老爷,又是敦肃皇贵妃的嫡亲哥哥。)捐银数万两,命时住持僧万清重修。
    报恩广孝禅寺:在淮安府衙东南数十步;自淮城观凤门迁此,原址为道教详辉观基;宋开山住持僧虎岩禅师创建。北宋崇宁六年(1107)赐“万寿禅寺”额;绍兴间。赐“报恩广孝禅寺”额,后又赐“报恩广光禅寺”额;元末兵毁。明洪武二年(1369)住持僧绍清重建寺院四进;洪武二十四年(1391),城西地藏寺归并;正统五年(1440)敕额“藏经宝鼎”一尊,嘉庆间,鼎残缺尚可观,乾隆四十年(1775),劣僧败坏极矣;嘉庆丁卯(1807)地方绅士善举,稍就修整。
    千佛寺:旧名崇恩千佛寺。在淮安淮城西南隅,寺内有佛像千余尊,因此而得名。
    水陆禅寺:西紧邻淮安淮城西北隅龙兴万寿禅寺。,宋嘉定五年(1212)僧智贤建造。
    圆明寺:在淮安新城望洋门内,现今新城六队所在地。明成化三年(1467)淮安漕运都指挥使戴惟贞等修建。有大小殿宇九十九间半,时郡绅陈让有记。
    华严寺:在淮安郡城东北淮河北岸,宋元丰年建;后复迁淮河南岸刘伶台杜康桥前。
到了清代,淮安郡城内外寺庙已经达到五百余座,在历代的淮安地方志、名人手札、日记、诗文、诗钞里面亦有寺庙的身影得以彰显。
    据全国解放后,当时的江苏淮安县有关部门对淮城镇辖区内的庵、观、寺、院作了初步的调查,除了随着行政区域划分的改变,解放前淮安淮城境内庵、观、寺、院大约有124座,房屋1926间。这个数字与民国初年《续篆山阳县志》关于寺观的记载基本相符。在这些寺庙中,过去比丘(由和尚住持)掌管的有64座,约占总数的51.6%;有比丘尼(由尼姑住持)掌管的有22座,约占总数的30.6%由此可见,佛教与道教相比,佛教对淮安淮城有着更深远的影响。

 
 


地址:淮安市健康西路140号  电话:0517-83605908  网站地图
淮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   网站标识码:32080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