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召开中国地方志学会方志学研究会2017年年会的预通知
关于对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年鉴类)的通报表扬
关于印发《中国名酒志文化工程实施方案》的通知
关于征集方志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的通知
关于举办全市名镇名村志工作推进会暨编纂业务培训会的通知
更多>>>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名胜古迹

 
    “第一山”因其与淮河北岸的泗州隔淮相望而古称南山,左揽翠屏峰,右拥风坡岭,背依清风山,面临长淮水,自古层岩叠翠,清幽素雅,气势巍峨,峰峻岭秀。北宋著名文人、画家米芾游历第一山留下《第一山怀古》诗曰“莫论横霍撞星斗,且看东南第一山”,并题“第一山”三个字,后人始称南山为第一山。明代文学家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对于盱眙第一山有着生动的描绘。
    盱眙第一山的千年文脉,绵远流长。第一山上,玻璃泉侧,历代以来书声琅琅,书香缕缕。西汉武帝时期,孔安国在盱眙创设先圣燕居殿,以祭祀孔子。唐宋时代,盱眙文人慎远追祖,在先圣燕居殿遗址上建立“崇圣书院”元代,第一山上兴建有淮山书院。明代万历六年(1578),盱眙知县沈梦斗在第一山上兴建登瀛书院。至清乾隆九年(1744),盱眙知县郭起元倡捐修复第一山上的书院,并改名“敬一”,敬一书院由此诞生,其后历经修缮,至于清末。
    第一山的精华,在于题刻。北宋时代,第一山这里是淮口要冲,东南门户;南宋与金人划淮而治,这里又见证着宋金百年战与和。因此,从北宋时期开始,便有文人、官员在此唱和题诗,或镌刻在摩崖之上,或铭记于碑版之间。南宋时,宋、金隔淮而治,宋使往来频繁,他们经盱眙到泗州,例游第一山,酌玻璃泉,题诗石壁,以纪岁月。宋代的第一山不仅留下苏轼的《行香子》词摩崖,还有米芾、蔡元长、刘焘、杨万里、贺铸等题名,名家手书云集,楷、行、真、隶、篆等多种字体,挥洒出第一山艺术宝库的千古风流。
    泗州、盱眙在明清时期,依然文风振兴,名家辈出。崇圣书院、淮山书院、敬一书院和文庙、县学环列淮山,玻璃清泉依旧是被誉为“第一泉”的唱和美景。第一山在明清时期依然是文士名家钟爱之地,宋元明清二百余块题刻偎青依翠。明兵部尚书王邦瑞、监察御史蒋春芳,官拜文华殿大学士的张鹏翮,两江总督陶澍、安徽学政朱筠,清代书法家梁巘、何绍基等均留墨于第一山。
    第一山历代题刻甚多,然而时代更迭,受自然和人文因素影响,也屡有损毁。据光绪《盱眙县志稿·金石》记载,清代末年第一山题刻已有268块,其中最早为北宋蒋之奇题刻,湮没及位于其他地方的有71块,第一山及其周围共有197块。而对照这份资料,目前仅发现了其中的108块。再加上清代光绪年间以后的刻石及建国后新发现的题刻,如北宋《仪制令》、元代赵孟頫《大元敕建泗州普照禅寺灵瑞塔碑》等,至今共有168方题刻。按年代划分,现存第一山题刻中北宋15方,南宋41方,元代10方,明代24方,清代45方,民国3方,无款21方;按类型分:有摩崖石刻89方,碑刻79方。
    第一山的摩崖石刻分布于秀岩与瑞岩,秀岩处题刻已建保护亭予以保护,瑞岩处题刻尚处于露天状态。总体而言,有些题刻尚保存较好,有些则风化较为严重,已漫漶不清,如苏轼《行香子》词、《米芾、张大亨题名》等,亟需专业保护。目前,第一山公园中碑刻有部分为第一山旧存,有一部分碑刻为后期发现,移至第一山处统一保护,现已建起第一山碑刻陈列室,部分保存至室内。
    第一山题刻散布在第一山上,和文庙明伦堂、玻璃泉等遗存共同组成第一山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与泗州城、明祖陵文化遗产遥相呼应,长淮千里,在此熠熠生辉。


[1]《西游记》作者为吴承恩说源自清代淮安学者吴玉搢、阮葵生、丁晏等人,主要依据天启《淮安府志·艺文志》著录吴承恩撰《西游记》及书中多用淮安方言,至民国时期经鲁迅、胡适、郑振铎等学者进一步考证,吴承恩说已为学界普遍接受。
[2][清]王锡元、高延第等:光绪《盱眙县志稿》卷十三《金石》,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重校本。
 
 


地址:淮安市健康西路140号  电话:0517-83605908  
淮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主办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1951号   网站标识码:3208000044